工商时报社论年金改革首要共识:财政永续

2020-01-14
[导读 ] 工商时报7日社论--年金改革首要共识:财政永续,全文如下: 经过9月3日大游行之后,年金改革委员会本周四将召开第十二次的议程,并且进入实质讨论,针对制度架构、给付、财源、请领资格、制度转换、基金管理、……
工商时报7日社论--年金改革首要共识:财政永续,全文如下:

 经过9月3日大游行之后,年金改革委员会本周四将召开第十二次的议程,并且进入实质讨论,针对制度架构、给付、财源、请领资格、制度转换、基金管理、以及特殊对象等重要的原则,进行全面的检讨。

 我们认为,年金改革所以必须推动,首要的关键就是现行制度无法「永续」,不论平均月领68,052元的教师,或者平均月领16,179元的劳工,在现有制度下,军、公、教、劳四大职业的退休基金都已经濒临破产,虽然理论上基金破产后,军公教有政府财政拨补,政府也不可能任令劳保破产,但是,以政府现有的财政能力,除非发生「玉山挖到钻石、龟山岛挖到石油」这种中乐透的意外,否则退休金制度崩溃与政府财政破产,已经倒数计时了。

 根据曾经担任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、退休基金精算专家王俪玲教授率领政治大学精算团队的推估,在2027年劳保基金破产之后,政府财政将会遭遇极为庞大的压力。2027年必须增提2,050亿元来给付劳保请领,到了三年后的2030年公务员退抚基金破产,政府提拨金额暴增到5,200亿元,到了2035年,劳保基金已经亏空3兆8,624亿元、退抚基金亏空9,193亿元,政府每年法定义务拨补金额逼近8,000亿元。

 这是政府无法承受之重,因为中华民国政府根本无从加税来筹措退休金给付。过去25年,中央政府几乎年年都收支赤字,2009年还因为金融海啸,大幅举债来度过经济危机。中央政府举债度日已经成瘾,蒋经国担任总统时,中华民国政府没有负债,年年都有财政盈余,但是经过李登辉、陈水扁、马英九三任总统,中央政府负债余额已经暴增逼近新台币6兆元,近年政府不断勒紧裤带,前任财政部长张盛和更用课徵富人税、终结两税合一的方式,用牺牲资本市场的代价来加税,中央政府每年还是必须新增2,000亿元以上的负债,才能补足收支缺口。

 行政院刚刚在8月18日送出的2017年中央政府总预算,岁出编列1兆9,980亿元,较2016年增加220亿元,成长1.1%;岁入编列1兆8,457亿元,较105年度增加233亿元,成长1.3%,仍然需要举债2,263亿元。中央政府在马英九总统的任内,平均每年举债2,200亿元才能过关,换了蔡英文政府,也还是同样的模式,这是整体人口老化、经济动能衰弱的自然现象,也与日本、德国等人口老化国家的趋势相符合。

 台湾人口急速老化,是众人皆知的事实,明年我们的「老化指数」,定义是65岁以上的老人与14岁以下的孩童比例,即将突破100%,进入老人比小孩还多的社会。2015年是台湾「银色海啸元年」,民国38年出生的20余万名首年婴儿潮全部跨过老人门槛,五年以后,43年次当年人口突破30万人,此后连续30年,每年都有超过30万人成为老人,累计总数高达1,084万人。

 事实是,当你我周遭的亲朋好友都成为退休老人,不再工作与创造GDP,不用缴税,台湾的经济成长以及税收,不可能出现威而钢式的回春,寄望政府税收能够从每年2,000亿元的赤字突然好转,进而能够挤出每年5,000亿元以上的新增收入,来填补退休金的黑洞,根本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 对于一个税入1.8兆元,每年还要举债2,000亿元的政府,逼它每年再新增5,000亿元的收入来给付退休金,根本不需要财政专家,任何一个菜市场摊贩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任务。

 眼前看似优渥、以为具有信赖保护的制度,其实只剩11年就要崩溃了,而且届时将会拖着整个国家走向破产。我们一直主张,争吵月领7万元、或是2万元到底哪个合理,只是徒然刺激族群对立,造成社会撕裂,无助于解决问题。年金改革真正的任务,就是要让人民了解,现有的制度是无法永续,最合理的年金制度不是月领多少,而是「领得长、领得久、领得到」的制度,政府财政的永续,才是这次年金改革最重要的原则。

 我们呼吁,本周四开始的年金改革实质讨论,37位委员们想要照顾代表族群的利益,大家都要问一个问题:现有的制度、以及未来拟议中的新制,到底是不是一个永续的方案?政府现有的财政收支、退休基金的现金流,能不能够确保未来30年稳定支应?

 健全的政府财政,是国家发展最重要的关键,坚守财政纪律、维持财政稳健,是蔡英文政府、以及未来国家领导人责无旁贷的要务。蔡英文政府推动年金改革,当然可以高举族群正义的大旗,但是年金改革的成败,是要真真实实告诉国人,过去设计的退休金制度,不论军公教、或是劳工,剩没几年就要破产,政府财政无法填补基金破产黑洞,我们必须向前看,找到一个能够照顾所有退休者,真正可以领得到的退休金制度。

 改革,必须建立在「财政永续」的基础上,这才是年金改革委员会最需要凝聚的共识。 

上一篇: 下一篇: